魑螭

废手咸鱼一只。

求文

  突然发现霜冬特别好吃,但好多文都是霜冬闺密组的那种……所以有什么霜冬cp不拆不逆的文嘛qwq
  谢谢推荐w

这里叶冷卿 ,随你叫啦。
平时沉迷各种太太,偶尔会想起填坑。
欢迎扩列,QQ1735458276,记得备注填  lofter
我,咸鱼,要是你让我拖我可以给你拖一年总之我就是个辣鸡没错
鼠猫/锤基/贱虫(漫画)/虫(加菲)绿/盾铁/绿基巴叉/福华/黑白……(跳墙严重,漫威基本通吃,沉迷各种水仙拉郎无法自拔),他们真的超好。
以下是全是occ和坑的文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(鼠猫前虐后甜,努力填坑中)
章一
章二
章三
章四
番外

鼠猫刀(单纯的刀,有病预警,occ预警,和上面无关)

【黑邪】阴阳两隔十三题.1(单纯的虐,很狗血)
【黑邪】阴阳两隔十三题.2.3


我,咸鱼,要是你让我拖我可以给你拖一年/文前甜后虐,中篇,在更完后会重改(?)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
章一
章二
章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  章肆

失踪人口回归

*一次小两口之间的争吵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清晨,陷空岛。
  “你在怀疑我。”
  明显的感受到面前人强烈抑制着的愤怒,展昭叹了口气。
  “白兄,可那玉佩的确是你的,你在那天也有时间可以……”杀人。这个词仿佛是十分复杂,它在展昭嗓子眼滴溜溜转了几圈愣是没跳出来。展昭咽了咽喉咙,好像这就能把之前的尴尬咽下去烂到肚里。
  没错,他展昭特地来陷空岛找锦毛耗子了。眼前人的被怀疑所起的愤怒,他是一清二楚,毕竟,那茶杯都快被白玉堂握碎了。展昭此刻心情也很不好——这白耗子现在说话冲的要命,而且还是展昭低着头老老实实站着被白耗子冷嘲热讽,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,就是教他武功的师父也没这样过。
  “展昭,你就这么不信我?”
  “……”我信。
  “我问你,你就是这么对待分离几日的好友的?捉拿回府?然后邀功请赏?”
  “白玉堂,我只是得把你带回开封府听审。”
  “不管你是否有杀过人,你都是目前疑点最重的一个。”
  “你的那玉你整日都随身携带,谁有那么大本事能从你锦毛鼠的身上拿走?”抬头看见人一脸不屑,展昭又说了下去“况且你在那天干什么去了?”
  “去京城,查账。”
  “有人可以证明吗?”
  “本来应该是大哥和我一块去,但他这几日身体抱恙没有同去,其他几个也没跟,但我身边的仆人可以证明我没有杀人。”
  “仆人和你一荣共荣一辱共辱,当然会向着你,不算。”
  展昭又叹了一口气,无奈道:“白兄还是与我走一遭吧。”
  却见那白玉堂一言不发,立起身来越过展昭径直走向在墙上挂着的画影,取了剑又从内室拿出来个白锦布包裹背上,展昭几欲发言但白玉堂也不看他一眼,沉默着就要出门。
  “白玉堂,你要去哪儿?!”展昭在看人牵了匹白马后终于忍不住了,挡在人面前说道。
  白玉堂却是颇为无奈的冲人一笑:“怎么,展大人不是叫白某随您走一趟吗?”白玉堂忽然靠近了眼前人,恶作剧般朝人耳朵吹了口气,见到人不出意料的脸红后勾了勾嘴角,“难道,展大人现在又舍不得了?嗯?”
  随即离了人,笑道:“你白爷爷我倒是要瞧瞧,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用我的名号去祸害。”
  展昭自然是脸皮厚不过白玉堂,被他这一调戏,脸是先红了半边天,心口像是有只锦毛鼠在上面乱窜,又是觉得羞愧难当,正欲发作,却看那杀千刀的白耗子此刻正笑着看着他,好像刚才的事不是他干的似的。
  ……那口气展昭就这么硬生生咽进去了。
  只得牵了自己那匹黄镖马,和白玉堂一并出了陷空岛。
  白玉堂啊白玉堂,我这辈子遇上你真是造孽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白玉堂:男朋友怀疑我我还能怎样,还不是像父亲一样原谅他。(bushi)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 章叁

我我我终于想起来更文了(|||▽||| 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笠日。
  展昭一大早起来,就被包拯叫了去。
  一进屋,只见又是两个尸体,旁边是弯腰查看尸体的公孙策和一旁脸色凝重的包拯。
  “大人,这……”
  “展护卫,如你所见,前日的陈五两人被杀害。”
  展昭微微有些发抖,他还记得昨天的箫仙子和那陈五,可没想到……审完人的第二天他们就被杀了……凶手,就在这开封!
  “大人,这次的尸体的伤口仍和上次一样,学生怀疑是一人所杀。”
  “……另外,学生发现这里有一样东西。”
  公孙策摊开右手,只见一块圆形奶白色玉佩静静躺在他手心上,这玉佩上雕着繁复华丽的纹路,背面刻着行书“白”字,用红绳穿着,下面用了两颗青色琉璃珠,还拴着一个小红中国结。
  展昭看了这玉佩,竟越发眼熟起来。

  【猫儿……】白玉堂的脸在他面前晃动。
  【白兄可有什么事?】
  【白爷爷我今儿个得了两块好玉,大小颜色也差不多……不知展护卫可有闲空高抬贵手为这玉题个字?】
  接过玉,这两块玉确实是好货,同体乳白,在阳光下半透着光。指腹无意识的蹭过玉,丝滑的触感让展昭忍不住多停留了一会儿。男人沉思半晌,执起狼豪笔蘸了蘸墨,笔在宣纸上流利的划过锋芒——不多时,一个意气风发的“白”字就跃然纸上。
  【嗬!猫儿好笔法!】
  隔日,白玉堂就送来了一块白玉,刻着草书“展”字。
  【怎么样,爷爷的字不错吧。】
  【真丑。不过,展某喜欢。】

  回忆到此终止。毫无疑问的,这是白玉堂的东西。
  展昭皱了皱眉头。
  是的,杀人的就是那白玉堂!
  不可能!白兄素来行侠仗义,绝不会做出这种苟且之事!
  可那玉难道不是他白玉堂的?那字不是你给他写的?白玉堂用的画影不是剑吗!
  我不信!
  脑海里两个声音在大声争吵,震的展昭头皮发麻,两耳欲聋。
  展昭不知,此时他在外人眼里就像一个突然被抽空了灵魂的木偶,而那块奇怪而美丽的玉佩就是灵魂被抽离之时的前兆。
  突然之间,这间屋子是如此寂静,只有或重或轻的呼吸声。三人两尸都是那么安静,在诡异的安静之中,两个人都屏息盯着第三个人,而第三个人死死盯着手中的不详玉佩,仿佛那杀人的凶手就藏在这玉佩里一样。
  “……展护卫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陷空岛。
  “老五?你这么急干嘛?”
  “我那块玉呢!”
  “不知道啊,你的东西谁敢拿?不过你那么着急,又是和哪家小姑娘定的信物?”
  “闭嘴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*突然诈尸
  *没错我要开始搞事了
  *皮这一下很开心
  *后面就要开狗血了

鼠猫刀

*虐向注意
*私设有
*有病预警
*白玉堂视角
*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啥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我站在血里,脚下是肮脏的尸体。血染红了我的白衣,我本应嫌恶的避开,但我没有,因为这颜色是你身上的颜色,我想和你一样。
  我只是想和你一样。
  我不知道我从何时喜欢上了你,喜欢你被我恶劣的玩笑惹恼的样子,喜欢你低头思索的样子,喜欢你在阳光下与我切磋的样子。
  我更喜欢的,是你认真看我的样子,因为那双有星空的眼里,在那一刻全是我。
  我想,你也是对我……有那么一点……喜欢吧……也许我们之间,只差那一句“我心悦你”吧?
  直到我看见你娶亲。呵,我白五爷怎会在意?那劳碌猫有什么值得爷爷关心的?
  可我那一晚第一次喝酒喝哭。
  我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就像一个徒劳无功的妄想追逐光的人,像个疯子。
  我伸手想抓住你,哪怕只是一次浅浅的拥抱。可是你却离我越来越远,终是殊途。
  罢罢罢,谁叫我白玉堂就这样把一身热血连带着一颗心都白送了那只傻猫?
  从今以后,南侠的命,由锦毛鼠来护。
  我明知死路,但依旧去闯了冲霄楼。我能听见你在哭,泪滴进我的伤口,辣辣的疼。
  我没来由的感到轻松。
  呵……永远记着我,展昭。
  我要你记着我,每一辈子。
  要是你忘了,我会不停的找你,惩罚你。直到你想起,想起说一句“展某亦心悦泽琰。”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 章贰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 章贰
箫仙子
  黄昏。
  京郊城外,狂风卷起阵阵黄沙,两个老人的身影在黄沙中踉跄。
  再往前走几个时辰,也就到儿子家了。
  老人一想到那活泼可爱的小孙子,不由得嘴角上扬,步子又大了些。
  【哎呦!】
  老翁突然脚下被什么绊了一脚,整个人差点儿趴在地上,帽子也掉在旁边。他回头一看,那是一个长条状物体。
  【哎呀呀老头子,你就不能看点路,摔个好歹我可不管你。】
   【切,老婆子,你不照顾我,我还有我孙子呢,哪用的找你……】
  说话间老翁蹲下来好奇的看着刚才绊倒他的那个物体,一时,风卷走了那东西表面的风沙,老翁凑近一瞧 ,吓得大叫一声:【哎呦,不得了了,老婆子,快跑哇!】
  那老妪好奇一瞧,也是一惊,连帽子也没捡,老两口竟像辟邪一样向之前的路踉踉跄跄逃去。

  那是一具尸体。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开封府,一间房里立着包拯、公孙策、展昭和之前的那两位老人。
  【……死者为男性,死时面部肌肉扭曲,表情惊恐,全身痉挛……而喉处有一处伤口,似为刀伤,伤口有二寸深,可见杀手用力极狠……切口利落,没有留下多少血迹,可见凶手心理素质很好,并且还有一定的武功……】公孙策查看着尸体,说道。环顾四周,最终目光定在展昭身上,【不知展护卫可对这伤有何见解?】
  展昭看着伤口,若有所思道:【看着手法,到像似江湖上极少人会的一剑封喉。】
  包拯略一沉思,说道:
  【那先生可知这人是何时而死?】
  【这……学生还需一些时间。】
  【无妨,先生量力就是。……陈五,你可辩得这尸是何人?】
  陈五就是那老头。陈五听了,哆哆嗦嗦就要往下跪:
  【回、回大人……小、小民不知……】
  谁料被展昭一把扶住:【大爷,您当真不知?】
  【不……】陈五正要回答,那老妪却拽了拽人袖子,小声道:
  【……老头子,你……还是说真话吧……】
  那老妪还未说完,就见陈五狠狠瞪了她一眼,老妪半阖了眼,缓缓摇了摇头,不再言语。
  包拯判案多年,自是从二人的表情中知道了其中定有隐情,猛一拍身后木案,怒目圆瞪,厉声道:
  【大胆!既知这尸为何人,为何不报?】
  老妪一听,心下一慌,当即跪在地上。那陈五却直被吓的“扑通”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哆哆嗦嗦颤颤巍巍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跪好,他以为包拯已把话全听了去,吓得嘴也不利索了:
  【我、不、不小小民,确、确……是见过此、此人……】
  刹那,屋里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陈五一人身上。
  【此、此人乃……乃……小、小人的邻居,吴大……】
  【之前为何不说?】
  【因、因为……】陈五面色犹豫,像是要隐瞒什么,半天说不出个一二三四。
  【因为那吴大原与妾夫有怨结,夫以为若是告与大人,恐大人会以为是夫君所为,降罪于夫君,所以妾才与夫君约好不言半句,还请大人宽恕。】一直沉默着的老妪突然开口,脸色坦然,声音虽有些小但一屋子人却是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。
  那包拯一听,心下暗道,〖这一个普通农家老妇,怎么会带着种江湖侠义的气势?怎能如此镇静?这妇人不简单啊〗又见天色已晚,便对陈五二人道:【陈五,你们先回家罢,明日早些时辰会有人通知你们来的。展护卫就先送二老出府罢。】
  陈五一听,好比将死之人得到了赦令,就差跪下来感激涕零,那老妪却是不慌不忙的向包拯等人行了礼数道了谢,默默随陈五出了府。
  展昭一直送二人出了府,到分别时,犹豫了半天还是开了口:【敢问箫仙子前辈,为何甘于田园农家之中?】展昭很早就听闻,这箫仙子,乃几十年前一女侠,善吹箫,以音破敌,生的绝美,却一片柔肠,甘为一庸夫退隐江湖,隐居田垄之中。今日见这老妪,只觉和这箫仙子相像,所以才大着胆子多问一句。
  前面的老妪停下脚步,转过身,笑言道:【老身人老珠黄,仙子之名自知是当不起……】停了停又道【至于这农家,有缘定之人相伴,何处都可为家,何有不甘?】
  【前辈就不想以前快意江湖的日子?】
  【展大人说笑,展大人不也是退了江湖,弃了南侠,甘愿被这一身官服束了手脚,何不问自己一句‘想否’?】
  老妪说罢,也不等展昭回话,转身便追上了前面久等着的陈五,渐渐没了影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【箫娘,还未睡?】是夜,陈五夜半起身便见一个执着箫的身影倚在窗边。
  【五郎……我问你,你后悔吗。】
  【……后悔什么?】
  【后悔和我在一起。】
  【不曾。】
  【那……】箫仙子话未说完,只听得屋外传来一些嘈杂声。
  玉箫声动,其声如玉佩相碰,一时屋外竟响起呻吟声。
  突然,几十个黑衣人手执利刃破屋而入,箫仙子忙把陈五护在身后,吹动玉箫御敌。
  可惜那箫仙子年老体衰,又一人难敌众人,很快败下阵来,这时突然一道白光闪过,陈五二人倒在地上,没了动作。
  玉箫已碎。
  那白光是把银剑,剑主人一身白衣,长相俊美,不屑的看着地上的二人,轻蔑一笑,【呵,这箫仙子也不过如此。】手一杨,黑衣人便随其离开,只留下凌乱的脚印、血和碎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诈尸更文

撸个女儿:)

龙族,性格外冷内热,不喜欢说话,但是对别的人/妖很善良。喜欢紫衣。其实喜欢甜食√

冷cp了解一下?

  魏征x唐太宗
  卫青x汉帝
  李白x杜甫
  朱厚照x杨延和
  张居正x高拱/万历
  徐阶x聂豹
  李成梁x努尔哈赤
  曾国藩x李鸿章
  王维x孟浩然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所以有人知道上面所有人吗/:)
真的是西伯利亚冷cp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

  七侠五义鼠猫,包策。
灵感来自题目的诗。
百度有发。中长不定,更新不定,但人设崩是一定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章一.
  大宋。
  开封府。
  [猫儿……]白衣的侠客随意的坐在窗棂上,百无聊赖的看着蓝衣的侍卫[猫儿…?还看甚的公文,陪爷出去玩玩。]
  [白兄诺想出去透透气,整个开封府的人定是拦不住的,展某这里还有几桩案子,怕是不能与白兄同行了。]侍卫皱眉看着手上的一沓几寸厚的案薄,头也不抬的拒绝道。
  [啧,猫儿一连几天都看这劳什子案子,走,白爷爷陪你去散散心。]说罢撑手翻身入屋,径自抽了公文,待展昭回了神,起身想夺时那人却先一步一踩窗棂上了屋顶。
  待展昭在屋顶看见白玉堂时,只见他旁边放着坛女红,俩个玉樽立在一侧。不过南侠此时只关心着他的工作,[我的案薄呢?]
[哎,别急啊呆猫儿,你想要这一沓子废纸,可以,但你必须和白爷爷我过上两招……]话未说完,那展护卫却插嘴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白兄此言当真?]
[当真。]
[那恭敬不如从命,展某就先出手了。]
  语毕,巨阙和画影竟同时出鞘。铛——锵,剑刃与剑刃撞在一起,直震的两人虎口发麻。
……
  二人打到最后,只见展昭的头绳被挑,如墨的长发散落,只看的白玉堂发愣,却不想一个不备那巨阙堪堪停在离他咽喉半寸,刀锋透冷。
  [是猫儿赢了。]
  [不,是白兄大意了]若不是白老鼠他在最后不知怎么顿了一下,我展昭还不一定可以赢他。
  [哈,不管了不管了,来来来,美人且来陪爷喝一杯。]
  [谁是美人?]站着的人有些愠怒。
  [长发齐腰,红衣粉黛,好一位亭亭玉立的美人!]的确,展昭的长发虽没及腰,但也称的上长发飘飘,又因刚才比试额头上有些密密的汗珠,大红的衣服衬着微红的脸,睫毛轻轻颤抖着……白玉堂双颊微微发红。
  [白耗子,我的东西呢?]见白玉堂一直愣愣的看着自己,展昭有点脸红。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瞧的。
  而白玉堂被展昭一声质问拉了回来,刚回过神,却嘿嘿一笑耍赖道[展大人再陪我喝几杯,不然那案薄我可就要扔了。]
[白……]不容他拒绝,一只玉樽就塞到他手中。
  唉。无奈的和他并排坐在屋檐上,边喝边听着那人有一下没一下的天马行空。
  夕阳照的那人棱角分明的脸愈发的不真实,上扬的嘴角,挺直的鼻梁,一双闪着光的凤眼,剑眉入鬓 。当真是好看。展昭一时看得有些呆。
  那人的呼喊把他唤醒,[猫儿……猫儿?]
  [啊?!]不由得叫出了声。
  [你怎么了?没事儿吧。]
  [没,只是在……想案子。]
  [呵。]随意的把案薄扔过去,[痴猫,把你的案子拿走。]说罢起身便要走。
  [白兄你要去哪儿?!]是我说我一心想案子惹他生气了罢。
  [怎么,这么舍不得白爷爷是不是爱上我了,嗯~?]缓缓凑近那人的脸,果然不出所料那人红了耳朵。
  [你……]
  [哈哈,逗你玩的,爷去给傻猫买桂花糕。]
  [你才是傻]
   ……
  桃花树下,一红一白两个身影闹得正欢。院门口的公孙策叹了口气,转身离去。这案子又要自己看了。也罢,难得展护卫如此开心。白玉堂……有点意思,学生又有的忙了呢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没错公孙神助攻。就是要鼠和猫互相喜欢但又不想捅破的感觉/搞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