魑螭

废手咸鱼一只。

鼠猫番外(崩)

emmmmm如上。触雷请注意








鼠猫•新年番外
  寒夜。
  卞梁还在寒冷中喧嚣,今天,是新年。
  既然过节,包大人自然躲不过一场场官场应酬。也自然,是要带上自家军师和侍卫的。
  这次的地点是皇宫。
  【哈……爱卿当真是好酒量】
  【不敢当不敢当……还是,皇上的酒量好,海纳百川!】
  【哈哈哈,爱卿谦虚了……】
  【……】
  眼前的舞女跳着精心排练的舞蹈,妩媚多姿。
  而乐器声也越奏越大,震的展昭有点头疼。
  突然想起一月前和那只耗子的最后一面,好像……他还和他吵架了?
  好像是…他因为有案子不能去送他,那只白毛耗子就很不要脸的耍赖,但因为案子迟迟未破,他心烦意乱的回了句[也没人想留你]
  ……那只耗子定是生气了罢
  啧。
  明明是他死缠烂打,关我什么事。
  不对,展昭你现在在宴会上,你应该庆祝新年,集中精力,想什么白老鼠,他肯定在陷空岛调戏哪家小妹妹呢。
  ……
  完蛋我还是集中不了。
  展昭心中憋闷,便向皇上禀报一声,出了宴厅,左拐右拐,来到了一座小亭前。
  月光冷冷的照在石桌上,忽幽复明,好似那一潭冷泉。
  就如初见时那人冷傲不羁的眸子。
  【泽琰……】
  耳边没了那份天马行空的吵闹,让他有点不安。
  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展昭倚在着红柱睡着了。
  忽然有一袭白衣悄无声息立在他身旁。
  啧。
  傻猫。
  正是白玉堂。
  白玉堂无奈的脱下大衣披在展昭背上,把人打横抱起,双脚发力一蹬,直直往开封府去。
  到了展昭的屋子,轻轻把人放好,盖上被子,正准备拿衣服走人,却不料衣服被展昭压住,无奈的叹口气,慢慢俯下身
  【新年快乐,蠢猫。】
  说罢翻身出了府院。
  侍卫睁开了眼,一双眸子流光溢彩,月光衬着他俊朗的笑脸,像天仙。
  紧紧抱住怀的白衣,好像抱着那个人。
  【新年快乐,耗子。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续:
  “哎老五,刚给你做的那件外套呢”
  “要你管。”

评论(8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