魑螭

废手咸鱼一只。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

  七侠五义鼠猫,包策。
灵感来自题目的诗。
百度有发。中长不定,更新不定,但人设崩是一定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章一.
  大宋。
  开封府。
  [猫儿……]白衣的侠客随意的坐在窗棂上,百无聊赖的看着蓝衣的侍卫[猫儿…?还看甚的公文,陪爷出去玩玩。]
  [白兄诺想出去透透气,整个开封府的人定是拦不住的,展某这里还有几桩案子,怕是不能与白兄同行了。]侍卫皱眉看着手上的一沓几寸厚的案薄,头也不抬的拒绝道。
  [啧,猫儿一连几天都看这劳什子案子,走,白爷爷陪你去散散心。]说罢撑手翻身入屋,径自抽了公文,待展昭回了神,起身想夺时那人却先一步一踩窗棂上了屋顶。
  待展昭在屋顶看见白玉堂时,只见他旁边放着坛女红,俩个玉樽立在一侧。不过南侠此时只关心着他的工作,[我的案薄呢?]
[哎,别急啊呆猫儿,你想要这一沓子废纸,可以,但你必须和白爷爷我过上两招……]话未说完,那展护卫却插嘴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白兄此言当真?]
[当真。]
[那恭敬不如从命,展某就先出手了。]
  语毕,巨阙和画影竟同时出鞘。铛——锵,剑刃与剑刃撞在一起,直震的两人虎口发麻。
……
  二人打到最后,只见展昭的头绳被挑,如墨的长发散落,只看的白玉堂发愣,却不想一个不备那巨阙堪堪停在离他咽喉半寸,刀锋透冷。
  [是猫儿赢了。]
  [不,是白兄大意了]若不是白老鼠他在最后不知怎么顿了一下,我展昭还不一定可以赢他。
  [哈,不管了不管了,来来来,美人且来陪爷喝一杯。]
  [谁是美人?]站着的人有些愠怒。
  [长发齐腰,红衣粉黛,好一位亭亭玉立的美人!]的确,展昭的长发虽没及腰,但也称的上长发飘飘,又因刚才比试额头上有些密密的汗珠,大红的衣服衬着微红的脸,睫毛轻轻颤抖着……白玉堂双颊微微发红。
  [白耗子,我的东西呢?]见白玉堂一直愣愣的看着自己,展昭有点脸红。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瞧的。
  而白玉堂被展昭一声质问拉了回来,刚回过神,却嘿嘿一笑耍赖道[展大人再陪我喝几杯,不然那案薄我可就要扔了。]
[白……]不容他拒绝,一只玉樽就塞到他手中。
  唉。无奈的和他并排坐在屋檐上,边喝边听着那人有一下没一下的天马行空。
  夕阳照的那人棱角分明的脸愈发的不真实,上扬的嘴角,挺直的鼻梁,一双闪着光的凤眼,剑眉入鬓 。当真是好看。展昭一时看得有些呆。
  那人的呼喊把他唤醒,[猫儿……猫儿?]
  [啊?!]不由得叫出了声。
  [你怎么了?没事儿吧。]
  [没,只是在……想案子。]
  [呵。]随意的把案薄扔过去,[痴猫,把你的案子拿走。]说罢起身便要走。
  [白兄你要去哪儿?!]是我说我一心想案子惹他生气了罢。
  [怎么,这么舍不得白爷爷是不是爱上我了,嗯~?]缓缓凑近那人的脸,果然不出所料那人红了耳朵。
  [你……]
  [哈哈,逗你玩的,爷去给傻猫买桂花糕。]
  [你才是傻]
   ……
  桃花树下,一红一白两个身影闹得正欢。院门口的公孙策叹了口气,转身离去。这案子又要自己看了。也罢,难得展护卫如此开心。白玉堂……有点意思,学生又有的忙了呢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没错公孙神助攻。就是要鼠和猫互相喜欢但又不想捅破的感觉/搞事

评论(4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