魑螭

废手咸鱼一只。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 章贰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 章贰
箫仙子
  黄昏。
  京郊城外,狂风卷起阵阵黄沙,两个老人的身影在黄沙中踉跄。
  再往前走几个时辰,也就到儿子家了。
  老人一想到那活泼可爱的小孙子,不由得嘴角上扬,步子又大了些。
  【哎呦!】
  老翁突然脚下被什么绊了一脚,整个人差点儿趴在地上,帽子也掉在旁边。他回头一看,那是一个长条状物体。
  【哎呀呀老头子,你就不能看点路,摔个好歹我可不管你。】
   【切,老婆子,你不照顾我,我还有我孙子呢,哪用的找你……】
  说话间老翁蹲下来好奇的看着刚才绊倒他的那个物体,一时,风卷走了那东西表面的风沙,老翁凑近一瞧 ,吓得大叫一声:【哎呦,不得了了,老婆子,快跑哇!】
  那老妪好奇一瞧,也是一惊,连帽子也没捡,老两口竟像辟邪一样向之前的路踉踉跄跄逃去。

  那是一具尸体。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开封府,一间房里立着包拯、公孙策、展昭和之前的那两位老人。
  【……死者为男性,死时面部肌肉扭曲,表情惊恐,全身痉挛……而喉处有一处伤口,似为刀伤,伤口有二寸深,可见杀手用力极狠……切口利落,没有留下多少血迹,可见凶手心理素质很好,并且还有一定的武功……】公孙策查看着尸体,说道。环顾四周,最终目光定在展昭身上,【不知展护卫可对这伤有何见解?】
  展昭看着伤口,若有所思道:【看着手法,到像似江湖上极少人会的一剑封喉。】
  包拯略一沉思,说道:
  【那先生可知这人是何时而死?】
  【这……学生还需一些时间。】
  【无妨,先生量力就是。……陈五,你可辩得这尸是何人?】
  陈五就是那老头。陈五听了,哆哆嗦嗦就要往下跪:
  【回、回大人……小、小民不知……】
  谁料被展昭一把扶住:【大爷,您当真不知?】
  【不……】陈五正要回答,那老妪却拽了拽人袖子,小声道:
  【……老头子,你……还是说真话吧……】
  那老妪还未说完,就见陈五狠狠瞪了她一眼,老妪半阖了眼,缓缓摇了摇头,不再言语。
  包拯判案多年,自是从二人的表情中知道了其中定有隐情,猛一拍身后木案,怒目圆瞪,厉声道:
  【大胆!既知这尸为何人,为何不报?】
  老妪一听,心下一慌,当即跪在地上。那陈五却直被吓的“扑通”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哆哆嗦嗦颤颤巍巍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跪好,他以为包拯已把话全听了去,吓得嘴也不利索了:
  【我、不、不小小民,确、确……是见过此、此人……】
  刹那,屋里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陈五一人身上。
  【此、此人乃……乃……小、小人的邻居,吴大……】
  【之前为何不说?】
  【因、因为……】陈五面色犹豫,像是要隐瞒什么,半天说不出个一二三四。
  【因为那吴大原与妾夫有怨结,夫以为若是告与大人,恐大人会以为是夫君所为,降罪于夫君,所以妾才与夫君约好不言半句,还请大人宽恕。】一直沉默着的老妪突然开口,脸色坦然,声音虽有些小但一屋子人却是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。
  那包拯一听,心下暗道,〖这一个普通农家老妇,怎么会带着种江湖侠义的气势?怎能如此镇静?这妇人不简单啊〗又见天色已晚,便对陈五二人道:【陈五,你们先回家罢,明日早些时辰会有人通知你们来的。展护卫就先送二老出府罢。】
  陈五一听,好比将死之人得到了赦令,就差跪下来感激涕零,那老妪却是不慌不忙的向包拯等人行了礼数道了谢,默默随陈五出了府。
  展昭一直送二人出了府,到分别时,犹豫了半天还是开了口:【敢问箫仙子前辈,为何甘于田园农家之中?】展昭很早就听闻,这箫仙子,乃几十年前一女侠,善吹箫,以音破敌,生的绝美,却一片柔肠,甘为一庸夫退隐江湖,隐居田垄之中。今日见这老妪,只觉和这箫仙子相像,所以才大着胆子多问一句。
  前面的老妪停下脚步,转过身,笑言道:【老身人老珠黄,仙子之名自知是当不起……】停了停又道【至于这农家,有缘定之人相伴,何处都可为家,何有不甘?】
  【前辈就不想以前快意江湖的日子?】
  【展大人说笑,展大人不也是退了江湖,弃了南侠,甘愿被这一身官服束了手脚,何不问自己一句‘想否’?】
  老妪说罢,也不等展昭回话,转身便追上了前面久等着的陈五,渐渐没了影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【箫娘,还未睡?】是夜,陈五夜半起身便见一个执着箫的身影倚在窗边。
  【五郎……我问你,你后悔吗。】
  【……后悔什么?】
  【后悔和我在一起。】
  【不曾。】
  【那……】箫仙子话未说完,只听得屋外传来一些嘈杂声。
  玉箫声动,其声如玉佩相碰,一时屋外竟响起呻吟声。
  突然,几十个黑衣人手执利刃破屋而入,箫仙子忙把陈五护在身后,吹动玉箫御敌。
  可惜那箫仙子年老体衰,又一人难敌众人,很快败下阵来,这时突然一道白光闪过,陈五二人倒在地上,没了动作。
  玉箫已碎。
  那白光是把银剑,剑主人一身白衣,长相俊美,不屑的看着地上的二人,轻蔑一笑,【呵,这箫仙子也不过如此。】手一杨,黑衣人便随其离开,只留下凌乱的脚印、血和碎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诈尸更文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