魑螭

废手咸鱼一只。

鼠猫刀

*虐向注意
*私设有
*有病预警
*白玉堂视角
*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啥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我站在血里,脚下是肮脏的尸体。血染红了我的白衣,我本应嫌恶的避开,但我没有,因为这颜色是你身上的颜色,我想和你一样。
  我只是想和你一样。
  我不知道我从何时喜欢上了你,喜欢你被我恶劣的玩笑惹恼的样子,喜欢你低头思索的样子,喜欢你在阳光下与我切磋的样子。
  我更喜欢的,是你认真看我的样子,因为那双有星空的眼里,在那一刻全是我。
  我想,你也是对我……有那么一点……喜欢吧……也许我们之间,只差那一句“我心悦你”吧?
  直到我看见你娶亲。呵,我白五爷怎会在意?那劳碌猫有什么值得爷爷关心的?
  可我那一晚第一次喝酒喝哭。
  我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就像一个徒劳无功的妄想追逐光的人,像个疯子。
  我伸手想抓住你,哪怕只是一次浅浅的拥抱。可是你却离我越来越远,终是殊途。
  罢罢罢,谁叫我白玉堂就这样把一身热血连带着一颗心都白送了那只傻猫?
  从今以后,南侠的命,由锦毛鼠来护。
  我明知死路,但依旧去闯了冲霄楼。我能听见你在哭,泪滴进我的伤口,辣辣的疼。
  我没来由的感到轻松。
  呵……永远记着我,展昭。
  我要你记着我,每一辈子。
  要是你忘了,我会不停的找你,惩罚你。直到你想起,想起说一句“展某亦心悦泽琰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