魑螭

废手咸鱼一只。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 章叁

我我我终于想起来更文了(|||▽||| 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笠日。
  展昭一大早起来,就被包拯叫了去。
  一进屋,只见又是两个尸体,旁边是弯腰查看尸体的公孙策和一旁脸色凝重的包拯。
  “大人,这……”
  “展护卫,如你所见,前日的陈五两人被杀害。”
  展昭微微有些发抖,他还记得昨天的箫仙子和那陈五,可没想到……审完人的第二天他们就被杀了……凶手,就在这开封!
  “大人,这次的尸体的伤口仍和上次一样,学生怀疑是一人所杀。”
  “……另外,学生发现这里有一样东西。”
  公孙策摊开右手,只见一块圆形奶白色玉佩静静躺在他手心上,这玉佩上雕着繁复华丽的纹路,背面刻着行书“白”字,用红绳穿着,下面用了两颗青色琉璃珠,还拴着一个小红中国结。
  展昭看了这玉佩,竟越发眼熟起来。

  【猫儿……】白玉堂的脸在他面前晃动。
  【白兄可有什么事?】
  【白爷爷我今儿个得了两块好玉,大小颜色也差不多……不知展护卫可有闲空高抬贵手为这玉题个字?】
  接过玉,这两块玉确实是好货,同体乳白,在阳光下半透着光。指腹无意识的蹭过玉,丝滑的触感让展昭忍不住多停留了一会儿。男人沉思半晌,执起狼豪笔蘸了蘸墨,笔在宣纸上流利的划过锋芒——不多时,一个意气风发的“白”字就跃然纸上。
  【嗬!猫儿好笔法!】
  隔日,白玉堂就送来了一块白玉,刻着草书“展”字。
  【怎么样,爷爷的字不错吧。】
  【真丑。不过,展某喜欢。】

  回忆到此终止。毫无疑问的,这是白玉堂的东西。
  展昭皱了皱眉头。
  是的,杀人的就是那白玉堂!
  不可能!白兄素来行侠仗义,绝不会做出这种苟且之事!
  可那玉难道不是他白玉堂的?那字不是你给他写的?白玉堂用的画影不是剑吗!
  我不信!
  脑海里两个声音在大声争吵,震的展昭头皮发麻,两耳欲聋。
  展昭不知,此时他在外人眼里就像一个突然被抽空了灵魂的木偶,而那块奇怪而美丽的玉佩就是灵魂被抽离之时的前兆。
  突然之间,这间屋子是如此寂静,只有或重或轻的呼吸声。三人两尸都是那么安静,在诡异的安静之中,两个人都屏息盯着第三个人,而第三个人死死盯着手中的不详玉佩,仿佛那杀人的凶手就藏在这玉佩里一样。
  “……展护卫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陷空岛。
  “老五?你这么急干嘛?”
  “我那块玉呢!”
  “不知道啊,你的东西谁敢拿?不过你那么着急,又是和哪家小姑娘定的信物?”
  “闭嘴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*突然诈尸
  *没错我要开始搞事了
  *皮这一下很开心
  *后面就要开狗血了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