魑螭

废手咸鱼一只。


我,咸鱼,要是你让我拖我可以给你拖一年/文前甜后虐,中篇,在更完后会重改(?)
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
章一
章二
章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老来总健忘,唯不忘相思  章肆

失踪人口回归

*一次小两口之间的争吵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清晨,陷空岛。
  “你在怀疑我。”
  明显的感受到面前人强烈抑制着的愤怒,展昭叹了口气。
  “白兄,可那玉佩的确是你的,你在那天也有时间可以……”杀人。这个词仿佛是十分复杂,它在展昭嗓子眼滴溜溜转了几圈愣是没跳出来。展昭咽了咽喉咙,好像这就能把之前的尴尬咽下去烂到肚里。
  没错,他展昭特地来陷空岛找锦毛耗子了。眼前人的被怀疑所起的愤怒,他是一清二楚,毕竟,那茶杯都快被白玉堂握碎了。展昭此刻心情也很不好——这白耗子现在说话冲的要命,而且还是展昭低着头老老实实站着被白耗子冷嘲热讽,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,就是教他武功的师父也没这样过。
  “展昭,你就这么不信我?”
  “……”我信。
  “我问你,你就是这么对待分离几日的好友的?捉拿回府?然后邀功请赏?”
  “白玉堂,我只是得把你带回开封府听审。”
  “不管你是否有杀过人,你都是目前疑点最重的一个。”
  “你的那玉你整日都随身携带,谁有那么大本事能从你锦毛鼠的身上拿走?”抬头看见人一脸不屑,展昭又说了下去“况且你在那天干什么去了?”
  “去京城,查账。”
  “有人可以证明吗?”
  “本来应该是大哥和我一块去,但他这几日身体抱恙没有同去,其他几个也没跟,但我身边的仆人可以证明我没有杀人。”
  “仆人和你一荣共荣一辱共辱,当然会向着你,不算。”
  展昭又叹了一口气,无奈道:“白兄还是与我走一遭吧。”
  却见那白玉堂一言不发,立起身来越过展昭径直走向在墙上挂着的画影,取了剑又从内室拿出来个白锦布包裹背上,展昭几欲发言但白玉堂也不看他一眼,沉默着就要出门。
  “白玉堂,你要去哪儿?!”展昭在看人牵了匹白马后终于忍不住了,挡在人面前说道。
  白玉堂却是颇为无奈的冲人一笑:“怎么,展大人不是叫白某随您走一趟吗?”白玉堂忽然靠近了眼前人,恶作剧般朝人耳朵吹了口气,见到人不出意料的脸红后勾了勾嘴角,“难道,展大人现在又舍不得了?嗯?”
  随即离了人,笑道:“你白爷爷我倒是要瞧瞧,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用我的名号去祸害。”
  展昭自然是脸皮厚不过白玉堂,被他这一调戏,脸是先红了半边天,心口像是有只锦毛鼠在上面乱窜,又是觉得羞愧难当,正欲发作,却看那杀千刀的白耗子此刻正笑着看着他,好像刚才的事不是他干的似的。
  ……那口气展昭就这么硬生生咽进去了。
  只得牵了自己那匹黄镖马,和白玉堂一并出了陷空岛。
  白玉堂啊白玉堂,我这辈子遇上你真是造孽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白玉堂:男朋友怀疑我我还能怎样,还不是像父亲一样原谅他。(bushi)

评论

热度(8)